礼品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礼品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张敬伟温州民间借贷不能成为葫芦提

发布时间:2021-01-25 14:37:35 阅读: 来源:礼品盒厂家

张敬伟:温州民间借贷不能成为“葫芦提”

温州民间借贷危机升级,“温州政府求贷600亿稳定金融”等消息流传。温州银监局局长张有荣10月10日表示“600亿贷款的传言子虚乌有”。他透露,温州虽有21家银行在此次中小企业资金链断裂中受到牵连,但银行业流入民间借贷市场的资金最多不过区区数十亿元。(10月11日《广州日报》)  温州民间借贷危机引发了总理关心民间关注媒体聚焦,凸显这个民营经济大事遭遇到了大问题。坊间传言很多,如温州政府求贷600亿元稳定金融,温州民间未偿贷款总量可能高达8000亿到10000亿元,89%的温州人或家庭参与了民间借贷等等。危机来临,而且是企业资金链断裂引发的资本危机,导致舆论喧嚷和危机气氛浓烈,是自然之事。出现一些民间传言,在温州市引发民意焦虑也属于正常。  在此情形下,有关方面通过有价值有针对性的信息公开,具有消毒舆论和消弭公众焦虑的作用。但是,在有司信息公开之时,不能仅仅止于危机公关式的辟谣,而是要全面、真实的公开,用科学的数据消解舆论的揣测,破解公众心中的每一个疑窦。简言之,温州民间借贷不能成为“葫芦提”。否则,谣言可能会在有关方面的讳莫如深中延烧弥漫,使危机升级,并诱发其他地区的借贷危机,导致通胀语境下的宏观经和微观民生变得更糟。  既然600亿元政府贷款救市的传言为虚,银监方面除了否定,恐怕还要说明政府方面做了哪些应对危机之策。很显然,温州借贷危机之乱源在于资本链的断裂,资本链的断裂就是资本断裂,资本断裂在于高利贷流转下的资本漏洞。在这个资本怪圈中,看似民间资本玩的“驴打滚”高利游戏,其实也有现有信贷政策倒逼民营企业的因素存在。因此,地方政府在疏导和监管方面存在失察。  现实是,温州民间借贷危机不仅是温州民营企业的危机,而演变成温州民营经济乃至全国层面的民间借贷危机。对此,温州市政府不可能无所作为,这才是温州政府求贷600亿元稳定金融的消息来源。银监方面的否定,或许缓释了一部分民意对民营资本捣乱政府和纳税人埋单的不满,但也让人产生了另外的不安:当地政府任由借贷危机滋生蔓延贻害整个资本市场?  此外,银监方面承认银行业流入民间借贷市场的资金不过“区区数十亿元”,足以说明银行业也参与了民间借贷。不管撒入的资金是多少,这都是不能原谅的。无论国有银行还是股份制银行,作为国家信贷政策的执行者,涉足民间高利贷已经违法,并扰乱了金融秩序。银行应该为温州民间借贷危机担责,关键是银监方面必须给公众一个说法,银行业到底向民间借贷投入了多少资金?用所谓“区区”的模糊辞只能让公众产生更多联想,制造更多小道消息。  89%的温州人或家庭参与民间借贷,或许真的不确。但辟谣的政府部门,基于对民众负责对市场有所交代的负责任态度,也应给公众一个明确信实的答复。人们犹记,房市泡沫时代,温州炒房团不仅转战全国,而且走出国门,在全球各地置办房产。温州民营资本之牛气,让国人莫名惊诧。回头反思,不免令人心惊肉跳,温州人钱包里的钱是不是都是靠高利贷来凝聚起来的?如果说华尔街金融危机是高流动、高技术含量的金融票券给虚化起来的,温州资本的逍遥、短路则给人演示了资本泡沫的传统版本的游戏。只是,来自温州的民间借贷,更具刺激性,参与投机的门槛更低,造成的危害同样巨大。  危机来了,就要处理。在公众看来,危机责任需厘清,政府的、银行的、民间的,一个都不能少。作为这场资本游戏的参与者,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但绝对不能把危机的后果转嫁给整个市场。而这,温州方面把话讲清楚是首当其冲,靠模糊策略是不行的。

195平米装修效果图

意大利装修

新力帝泊湾装修

大华颐和华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