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品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礼品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沈阳东方钢铁陷入债务困境企业将面临掏空数控弯管机

发布时间:2020-10-19 05:03:51 阅读: 来源:礼品盒厂家

近日,北方的大雪刚刚落下不久,沈阳东方钢铁厂已经开始启动搬迁计划。不需要多久,沈阳市大东区联合路210号将会搬空,这个地址将从此不再跟沈阳东方钢铁厂联系起来。

沈阳东方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沈阳东钢”)陷入欠债压资漩涡半年以来,老板、员工、债主、银行多方博弈持续拉锯。近一个月内,已经有7家银行先后起诉沈阳东钢、相关公司及负责人,案件类型均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

半年未发工资,沈阳东钢的员工们眼睁睁地看着厂房内仅有的设备和成品被一点点拉走,复工的希望逐渐被浇灭。无奈的员工拉起了讨薪的横幅,并开始信访。

政府部门也参与了安抚工作,包括沈阳大东区工业管理局、大东区政府信访办、二台子街道办事处、二台子派出所、大东区总工会……然而等了两个月,职工们并未得到关于此事的处理结果。

截至目前,法人代表周久乐仍未现身。9月将法人代表转移至其父亲周久乐名下的周波,也依然“失联”中。银行集中起诉后,只等来“被告下落不明”的法院公告;职工通过各种方式也联系不到老板;连成立了相关工作组的政府部门也急切地在找寻周波和周久乐的下落,“这些事情都需要老板出面,找不到人就很难解决”。

值得注意的是,在传出“欠债50亿”的消息后,10月30日认证为“沈阳东方钢铁有限公司”的企业发出微博称:“公司确实是遇到了一些困难。目前没有全面停产,且正在千方百计全面复工。欢迎各大合作伙伴、战略投资者随时和周久乐先生联系,也欢迎随时来公司考察。”

然而事情并没有如上所述般乐观。12月初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实地走访沈阳东钢,发现厂房内已经人去楼空,到处是生锈的板材,至少23处房产被标明为“中国铁物抵押物”,已经在此工作了十年的刘军良无奈地叹息道:“这就是个废墟啊。”

眼前空荡破旧的厂区很难想象到,在几年前钢铁行业景气的时期,这里的员工有2000多人,曾经年盈利过亿。沈阳东钢一位副总王文涛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老板也是想保住这个厂,目前应该也是在想办法。不过要想复工几乎是不可能的,目前主要还是要解决工人安置问题。”

银行集中起诉

今年5月,沈阳东钢开始停产,300多名员工“被放假”,只有52人仍留守在厂里。这个到今年刚好走过了20个年头的民营钢厂,似乎躲避不了寒潮中倒下的命运。

沈阳东方钢铁有限公司是由沈阳东钢、鸡西北方制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鸡西北钢”),鸡东北方焦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鸡东北焦”)于1993年12月联合组建。公司主导产品有焦炭、生铁、钢带、钢坯、普碳钢板坯和硅钢板坯、高速线材等多个品种。

“2007年前后几年市场红火的时候,盈利好时一年能赚2亿。”刘军良回忆。

然而今非昔比,经多方反映,目前沈阳东方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三家钢厂情况均不容乐观。据法院公开信息显示,鸡西北钢从2012年年底至今已遭到至少20个银行、企业以及个人起诉,案件涉及买卖合同纠纷和金融借款纠纷。

沈阳东钢的困境也在今年爆发。9月,沈阳东钢原董事长周波将所属的所有企业的法人代表转移到其父亲周久乐名下后,不见踪影。留下的巨额债务,目前仍未解决。父子俩和名下钢企也陆续遭到了银行和债主的起诉。

至于法人代表突然变更的原因,“沈阳东方钢铁有限公司”微博10月30日如此解释——“周久乐先生是公司的创始人,且一直是其负责东方钢铁的技术攻关,在公司上下具有极高威望。为更好的实施转型升级战略,顺利度过当前钢企面临的危机,组织资源应对当前难关,周久乐先生是最佳人选,这是公司法人代表进行变更的真实原因。”

据沈阳东钢一位中层透露,钢厂的运营一直都靠贷款,主要是向各大银行贷款,也包括一些民间借贷。“说欠债50亿一点都不夸张,单是中铁哈尔滨和中国铁物这两大债主就有35亿元吧。”

上述知情人士称,沈阳东钢的资金链断裂与银行抽款有直接关系。“今年银行对民营钢厂的贷款特别谨慎,一方面不给贷款,另一方面催着还贷。没有资金无法运营,自然就停产了。”

据不完全统计,自10月底至今一个半个月内,沈阳东钢已经陆续遭到至少七家银行的集中起诉。其中包括华夏银行(600015,股吧)深圳后海支行、中国银行(601988,股吧)深圳宝安支行、哈尔滨银行沈阳分行、中国民生银行(600016,股吧)沈阳分行、广发银行深圳分行、沈阳农村商业银行、荷兰合作银行。

被告主要围绕沈阳东钢、鸡西北钢、鸡东北焦以及周波、周莹、周久乐。据知情人士透露,周莹为周久乐女儿,此前负责深圳的业务,这解释了贷款的银行为什么还涉及深圳分行。

尽管以上案件有些已经开庭,但相关负责人并未出庭。11月30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则公告显示,“被告下落不明”。

工厂被掏空

11月29日,联合路两旁两个厂区的不锈钢伸缩栅栏门紧闭着,工人用沙土在大门堆起了一道土墙。

据多位员工反映,“11月开始,外面的企业开始进厂搬运钢材,那会儿我们还有4000多吨成品、半成品呢。当时以为钢材运走了,厂子有了钱,欠了我们半年的工资有着落了。结果啥都没拿到。后来就堆起了土墙,不让运输车再进厂区。”

另据员工介绍,周久乐和周波在沈阳当地钢铁圈颇有名气,一般与较大的企业合作,钢铁买卖都是大合同,而对方经常不看货直接打款。沈阳东钢一般采取先打款后付货的销售方式,只有打款之后客户才能到厂区来运走钢材。

“10月份有客户来钢厂的时候发现货根本不够,签1000万合同的企业想拉走钢材,而签3000万合同的企业不让,还抢起来了。”刘军良说。

此外,沈阳东钢也主动出售厂里的资产。据多位员工介绍,2013年9月6日,沈阳东方钢铁有限公司与沈阳伟兴房屋拆除工程有限公司签订正式合同,以2820万元出卖沈阳金属材料总厂院内地下1米以及地上所有设备、备件、基础、厂房、办公楼等。

“厂里都被掏空了,我们怎么办?”除了挡住大门外,十余人组成的“护厂小组”还挂出了讨薪条幅。无助的工人用这种方式来表达愤慨。但这些都无济于事。12月1日,土墙最终还是被铲除了,更多的运输车辆进来拆除搬运了。横幅也在第二天就被摘下了。

“公司到底是破产呢,还是怎样,也没人给个说法。我们工资只有一千块左右,又半年没发工资,这年咋过啊?”几位东北汉子望着这个即将被完全掏空的厂子叹道。

进京施工备案

贵州集装袋供应厂家

搜采通